7.0

2022-08-30发布:

家畜

精彩内容:



 我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爲了業績,常常需要加班到晚上10點多,有一天我提早下班回來,在快要到家時,在附近的巷子內聽到女人的呻吟聲,這是一條深黑的死巷,一般人跟本不會想進去,除了附近的一些調皮搗蛋的小孩外,我慢慢地接近聲音的發出處,爲了避免被發現,我壓低著身子,從垃圾筒旁邊的小縫探看,這一看非同小可,一個年約35歲豐熟的女人,一絲不挂地躺在地上,雙手被捆綁在背後,兩條白嫩的大腿也被大大地張開,女人最羞恥的部位讓人可以一覽無疑,這女人被這樣羞辱,可是她的表情卻是一臉陶醉,口中不斷地發出牝獸般地喘息,這女人被叁個年約12,3歲的小男孩圍繞著,這些小鬼就是我家附近那群討人厭的小鬼,這些小鬼是我們社區的頭痛人物,常常帶給社區很多困擾,最讓我驚訝的是,這個像是母豬般被玩弄的熟女竟然是我老婆小君。一開始我怒火攻心,原想沖出去教訓這群小鬼,可是又想到小君竟然這幺陶醉,想必不是被強迫,于是我打算先不打草驚蛇,便繼續躲在旁邊觀察。

  「小傑,你去把母狗的狗穴撥開」一個個頭較高的小孩命令另一個小孩。

  那個叫小傑的男孩很快地把小君的淫穴撥開,明顯地可以看到小君處于極度發春的情況,淫水沾滿了整個淫戶,淫亮亮的淫水不斷地從小君的陰戶流出。那個帶頭的男孩隨手撿了根樹枝,伸進小君的陰戶內攪弄,這一攪似乎騷到了小君的癢處,小君陰戶開始收縮,肥白的臀部顫抖個不停。

  「賤狗,我有叫你高潮嗎?」帶頭的小孩踹了小君一腳。

  「嗚,啊啊啊」小君悶哼一聲。

  「小練,我看這頭母狗在發情了,我們應該帶她去打種」另一個小男孩說道

  「有道理,把她松綁吧」那個叫小練的男孩發出命令

  很快地,小君被松綁了,一被松綁,小君很熟練地趴在地上,像狗一樣對這叁個男孩獻媚,一下子晃著屁股,一下子用頭去磨擦男孩們的褲管,男孩們絲毫不理會地邊吃零食邊聊天。

  「這母狗學得倒挺快的,完全是條狗了」小練斜眼看了看小君。

  「想當初她還自以爲是的想教訓我們」另一個小男孩說。

  「是啊,結果還不是一樣,女人就是這樣,只要能讓她爽,甚幺都會做」

  「母狗你說是不是」小練踢了一下小君的臀部。

  「嗚,汪汪」小君一臉愉悅地狗叫了兩聲,還露出舌頭,像狗一樣地對著叁個男孩獻媚。

  「好了,該走了,這母狗的老公也快回來了,我們帶她去公園溜溜吧」說完小練拿出一副狗煉和項圈。

  一聽到要去公園,小君似乎很興奮地繞著叁個小男孩爬來爬去,簡直和真正的狗沒兩樣。扣好項圈後,小君就一路狗爬地和小男孩到附近的公園,我也尾隨過去,一到公園後,男孩就把鏈子和項圈分開,小君很服從地趴在地上。小男還吹了聲口哨,一條黑壯的黑狗從公園深處跑了出來。

  「黑豹,你老婆來了,好好玩吧」小練摸了摸黑狗的頭

  黑狗走到小君身後,聞了聞小君的陰戶,小君也努力地搖晃著白嫩的臀部,最後黑狗騎了上去,天啊,我老婆竟然被黑狗幹了,邊被幹小男孩還拿出DV邊拍,小君似乎爽昏了,口裏不斷發出似人似狗的聲音。

  「嗚汪喔喔,好爽喔,小君是主人們的母狗,是黑豹主人的老婆,汪汪汪,請主人好好欣賞,啊啊啊」

  我應該要感到憤怒的,奇怪的是,我竟然勃起了,看到小君像母狗一樣被玩,我竟然會如此地興奮。我決定先回家等小君回來,再找機會問個清楚——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客廳的注意:你的發言含違規字眼等待小君回來。

  「喀啦」一聲開門聲,我知道她回來了。

  「啊,老公,你回來了啊」小君對我的早歸似乎有點驚訝

  「嗯,今天沒甚幺事,所以早點回來了,你去那了?」我故意問道

  「我去找隔壁的王太太聊天」小君趕緊答道

  「喔!這幺晚,以後別這幺晚出門」

  「嗯,遵命,老公」小君報給我一個甜美的笑容,

  「那我去洗澡了,流了一身汗」小君匆匆地走向浴室。

  看到小君的笑容我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趁著她去浴室洗澡的時,在她的書桌上翻找,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線索,小君不是呆子,結果當然是啥都找不到。我當然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我慢步走回客廳坐在注意:你的發言含違規字眼上思考該如何進行下一步。就在我思考的同時,小君洗完澡了,微濕的頭發加上修長的美腿,讓我實在無法和今天看到的小君接連在一起,究竟這些小男孩對她做了啥,讓她願意心甘情願地當母狗供他們淫樂。

  「老公,你在想啥」小君窩到我身邊來,陣陣的香氣向我襲來。

  「沒,我在想最近附近那些小鬼老是在我們社區惡作劇的事,該想個辦法來治治他們。」我故意提到那些小孩

  「對啊,前陣子聽說還在王太太家門口噴漆」真不愧是我聰明的太太,一點都不會感到慌張。

  「好啦,不提這個了,前陣子有鄰居向我反應,社區公園內好象有不少野狗,我看我明天找捕狗隊的來好了」我決定下狠一點的藥

  「野狗?有嗎?我都沒看過耶,找捕狗隊會不會太誇張了」小君有點緊張地說道,我就不信你這母狗不會現出原形,我繼續說

  「不管有沒有,找捕狗隊的來找找好了,這樣我這個社區主委才不會被抱怨」

  「喔!」小君沒再答我。

  「嗯,好啦,該我去洗澡了」我起身走向浴室——

  「餵!餵!是小練嗎?是我!小君」

  「喔!是母狗啊,甚幺事,又想被玩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