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为电影未来打地基,成龙电影A计划再升级

精彩内容:

作者 / 劉浪

近幾年,隨著電影市場和觀衆的雙向成熟,爛片逐漸被市場無情抛棄,觀衆日益高漲的觀影需求倒逼行業開發優質項目、挖掘青年人才。于是,各類電影人才扶持計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有的昙花一現、沒了下文,有的則是細水長流、穩紮穩打。

成龍電影A計劃就屬于後者。

自2015年正式立項以來,市場在變,觀衆在變,電影人也必須要變得更專業才能應對未來的電影市場環境,而成龍電影A計劃所做的,正是爲電影的未來打好地基。

請來海內外電影大師開設講堂、鼓勵優質項目參加創投、業內優秀導演指導拍片,分別從理論和實踐層面給予青年電影人實打實的幫助,成龍電影A計劃不僅要發掘人才、培養人才,更要用專業知識武裝人才、用有效資源打造人才。

或許這也是成龍電影A計劃舉辦到第五期,依然受到業內人士關注的原因,而業內同樣關心的是,今年的A計劃與往年有何不同?做了哪些創新升級?又會對行業帶來什麽影響?

虛擬制作,看到電影的未來

科技改變生活,也改變電影。

有聲電影讓默片裏的演員開口說話,彩色電影讓銀幕裏的世界變得多姿多彩,3D電影讓銀幕外的觀衆身臨其境。每一次技術對電影的革新,都會對行業帶來地震般的顛覆,甚至影響一個時代。

如今,虛擬制作(Virtual Production,簡稱VP)成了業界眼中的“下一代電影工業技術流程”。

虛擬制作常見于科幻電影,科幻電影的內容屬性與虛擬制作技術天然具有適配性,虛擬制作可以讓“特效”可視化,帶給觀衆震撼的觀影體驗。比如電影史上的裏程碑《阿凡達》就是用虛擬制作技術創造了一個美輪美奂的潘多拉星球,《猩球崛起》用演員動作捕捉技術數字合成電影裏的猩猩凱撒。

關于虛擬制作,在好萊塢已經日臻成熟,而在國內還有很多人不了解,甚至業內人士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此有必要深入探討一下——這也是今年成龍A計劃版塊一“導師課堂”的主要課題。

在前四期中,導師課堂聚焦了編劇、視效、類型等主題,將電影工業流程的工種拆解細分,也反映出成龍電影A計劃的專業性。中國電影之所以工業化程度不高,恰是因爲工業流程不完善,各類工種專業化程度參差不齊,而成龍電影A計劃通過邀請專業領域頂尖人才傳授經驗,將給青年電影人彌補專業知識的缺憾,少走彎路。

此次將主題對准虛擬制作領域,也顯示出成龍電影A計劃的産業前瞻性。對電影未來技術形態的洞察,是很多人才扶持計劃忽視的內容,一方面是主辦方缺乏對技術的重視,另一方面這類知識太過專業,門檻太高。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課堂的導師陣容堪稱重量級,既有虛擬制作領域的代表人物,也有研究虛擬技術的導演、學者:虛幻引擎技術總監Brian Pohl有17年的行業經驗,參與的影視作品有《曼達洛人》、《博物館奇妙夜2》等;ARRI中國虛擬拍攝負責人康清虎,在傳統攝影燈光器材拍攝配合虛擬LED屏拍攝領域有深入研究;ARRI全球解決方案業務發展總監David Levy在攝影棚搭建、運營維護等領域經驗豐富;科幻電影《拓星者》導演張小北,集編劇、導演、監制于一身;中國影視後期産業聯盟創始人鞏朝晖,目前在研究“虛擬制片”體系及相關教育;北京電影學院美術學院副教授劉笑微,拍攝完成中國首部LED屏前虛擬拍攝教學實踐片《異星救援》。

叁大版塊,升級産業化模式

2021年成龍電影A計劃第五期設置了叁大版塊,分別是上文提到的導師課堂、創投會和拍攝工作坊。

如果說導師課堂是用理論幹貨爲電影人充電,那麽創投會和拍攝工作坊是從實操層面真正幫助電影人實現拍片夢想,推動電影項目落地。目前導師課堂和創投會已開啓征集報名,得到了業內電影工作者的積極響應。

對于很多青年電影人來說,他們有滿腔的熱血和才華,只是苦于沒有釋放的機會,而成龍電影A計劃就提供了一個施展才華、獲取資源的專業平台。

在創投項目征集環節,經過組委會篩選、專業評審團甄選,最終將有8組項目團隊入圍創投會路演,與國內主流影視公司交流洽談,接受更多行業嘉賓點評。8組入圍項目中有4組項目有機會入圍拍攝工作坊版塊,獲得由北京成龍慈善基金會提供的10萬元短片拍攝基金,得到行業新銳導演一對一的拍攝輔導。

賈志傑、沈騰、田羽生、于和偉、姚婷婷組成的創投評審團將對項目內容進行嚴格的把關,以他們從業多年的經驗,分別從導演、編劇、演員的職業角度評判項目,能夠更全面更客觀地評價一個項目。成龍電影A計劃邀請業內一線影人評審,也顯示出挖掘優質項目的決心,不放過任何一個具有創新精神和深刻思想內涵的優秀項目。

進入拍攝工作坊,青年電影人又將獲得更寶貴的實戰經驗。此前很多導演的處女作或多或少都存在新人導演的通病,即過于強調自我表達而忽略商業性,學院派的青澀感撲面而來,成龍電影A計劃的拍攝工作坊能夠幫助青年電影人過渡到商業片的拍攝,學習到行業內容創作的核心經驗。

從邀請的拍攝工作坊導師團就可看出,成龍電影A計劃對新影人的幫扶具有很強的可行性和說服力,他們大多是用成績說話的新銳導演:如《極地追擊》導演韓冠華,他同時也是成家班第五代成員、資深動作指導;《傲嬌與偏見》導演李海蜀,曾經擔任電影《神話》的編劇,是編劇轉導演的典型代表;導演宋灏霖執導的《豬太郎的夏天》獲得第31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導演處女作等兩項提名,目前國慶檔上映的口碑佳作《五個撲水的少年》就出自他手;導演章笛沙先後擔任過《內心引力》、《心花路放》等電影的編劇,其導演處女作《最好的我們》斬獲4.17億票房。他們對新人導演的不足、如何拍攝商業片有過來人的經驗,更能與新人導演共情交流。

課程專業度升級、評審團陣容升級,背後其實是産業化模式的升級。通過叁大版塊層層遞進,協同發力,2021年成龍電影A計劃形成了項目發掘-現場授課-拍攝實踐-沙龍活動-線上展映的全鏈模式,爲行業儲備青年人才做好了充足的准備。

爲什麽行業需要成龍電影A計劃?

不管是業內人士,還是普通觀衆,見到成龍都會尊稱一聲“大哥”,江湖地位無可爭議。

成龍大哥一生致力于電影事業,2016年獲得第89屆奧斯卡金像獎終身成就獎,在全球擁有影迷無數。行業給成龍以榮耀,成龍也給行業以回報,成龍電影A計劃就是一項有益于行業良性發展的扶持計劃,該計劃以公益爲核心,培育電影人才,孵化項目,致力于借電影關照現實。

事實上,市面上幾乎所有扶持計劃都會打出“培養人才、孵化項目”的口號,但爲什麽成龍電影A計劃能獨樹一幟、脫穎而出?在筆者看來,成龍電影A計劃與其他同類計劃有明顯的差異化優勢,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一是前瞻性。電影行業環境在變,趨勢在變,只有審時度勢、緊跟潮流,才能讓A計劃形成品牌IP,保持IP的長久生命力。從第一期的“中美大師講電影”到“電影預見未來”、“探索動作電影的奧秘”、“新青年電影的現實與力量”,再到今年的“未來已來(虛擬制作)”,每年A計劃都會根據當前形勢確定主題,先于行業看到未來可能性,幫助業內人士提高産業前瞻性,抓住機遇。

二是實戰性。紙上談兵終覺淺,唯有實戰見真章,理論要有,知識需備,實戰更不能少。A計劃的拍攝工作坊以導演輔導新人的方式,幫助新影人積累實操經驗,一對一的幫帶模式提高了拍攝效率,也讓新影人全身心投入到拍片中,助力優質項目順利落地。

叁是開放性。成龍電影A計劃依托成龍大哥在全球的知名度,不僅吸引了海量電影人的關注,同時也讓海內外業界精英紛至沓來,國外的先進技術、觀念引進到國內,極大地拓寬了國內電影人的視野。比如今年主打虛擬制作,邀請專業領域頂尖人才授課,爲中國科幻電影的制作打開了思維格局。

由此,也就很好解釋了爲什麽行業需要成龍電影A計劃,具備産業前瞻性、創作實戰性、資源開放性,給青年電影人機會,給行業注入新能量,這樣的扶持計劃不在多,在精。

目前成龍電影A計劃正在火熱報名中,評審導師已就位,11月的武漢,萬事俱備,只等東風來。